自动化启示:机器人帕冷?亚马逊仓库温度太高却不能开空调_第一生活网 
自动化启示:机器人帕冷?亚马逊仓库温度太高却不能开空调
分类:政策法规 热度:

[摘要]在亚马逊,泰勒主义之所以盛行,很大程度上与该公司的招聘、员工在管理和发展方面做出的决定以及这些决定如何影响那些被要求从事使这些过程变得更高效的人有关。

自动化启示:机器人帕冷?亚马逊仓库温度太高却不能开空调

图1:亚马逊仓库

腾讯科技讯 4月22日消息,据外媒报道,作为零售巨头,有关亚马逊的消息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新闻中。仅在过去两周,就有关于亚马逊智能音箱Echo对话被录音和转录、员工抗议亚马逊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糟糕立场、亚马逊面部识别技术带来恐惧以及盈利100亿美元却不纳税等负面新闻。

在产品和服务方面,像亚马逊这样的大公司有着广泛的影响力,成为新闻焦点也不足为怪。然而,对这家科技巨头来说,这些报道中大多数都描述其缺乏同情心、没有兴趣为世界提供帮助,特别是对待人类同胞过于苛责等。

几周前,曾有亚马逊工人沙拉德(Rashad Long)抱怨称,仓库的温度太高。他说:“三楼和四楼太热了,以至于即使外面冷得要命,我也会汗流浃背。我们要求公司提供空调,但公司回复称,里面的机器人不能在寒冷天气里工作。”虽然沙拉德和其他人正对公司提起诉讼,并正在采取行动组建工会,但工人们最突出的抱怨似乎集中在一个问题上:亚马逊将其员工当作机器人对待。

实际上,亚马逊仓库似乎奉行“泰勒主义”(Taylorism)。这是在20世纪早期发展起来的一种工程管理理论,至今在工程和管理学科中被广泛采用。虽然它最初用于管理制造过程,注重组织效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泰勒主义逐渐成为工程和管理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定量测量和度量的计算工具不断出现,以及基于这些度量开发的大数据机器学习技术的发展,包括亚马逊在内的许多公司开始过渡到所谓的“极端数据分析”时期,即可以对任何事物和人进行测量。

这是个很大的问题。使用来自”极端数据分析“结果的计数、度量来为人类政策提供信息,这对我们的福祉是一种威胁,并导致我们在仓库以及生活中其他领域所看到的那种后果,即人类常常将他们的代理权交给算法和机器处理。

自动化启示:机器人帕冷?亚马逊仓库温度太高却不能开空调

图2:2018年12月18日,大约200名亚马逊员工聚集在明尼苏达州的工作场所外,抗议工作条件太极端

不幸的是,经过几十年的构建,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已经把它融入了自己的基础设施和文化中。在亚马逊,泰勒主义之所以盛行,很大程度上与该公司的招聘、员工在管理和发展方面做出的决定以及这些决定如何影响那些被要求从事使这些过程变得更高效的人有关。特别关注的是,当组织管理层制定的流程对员工来说不是特别好时,员工会借此机会找出变通办法,或称“秘密代理”。

代理权是我们在任何时候都能从我们所拥有的选择中作出最佳选择的能力。选择的范围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但作为人类,我们总需要作出选择。在这个过程中涉及到协作的问题,我们会失去部分自由选择的权利,其他人也是如此,但我们可以实现共同目标为前提达成合作和妥协。

每次我们使用计算机或任何基于计算的设备时,我们都会丧失这种代理权。我们通过坐着或站着使用键盘,通过键入、单击、滚动、复选框、下拉菜单和以机器能够理解的方式填写数据丧失了代理权。我们正按照机器设计的方式来处理这些事情,并以这样的方式来收集数据以获得我们想要的产品、服务或希望得到的答复。人类会选择屈服,但机器不会。

当人类代理与难以控制的自动化对抗时,就会出现问题。在极端的情况下,这些问题可能是致命的。在对两架波音737 Max飞机坠毁的调查中,有人提到了一个问题,这两架飞机的重点是飞行员与旨在防止飞机失速的自动系统之间的互动。随着世界继续实现事物、流程和服务的自动化,我们必须不断地适应人类所处的位置,因为目前自动化不能也不会与我们合作,这超出了其预编程序的范围。因此,在许多情况下,我们必须对算法或机器人做出让步,以达到我们需要的合作结果。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已经进化到以合作的方式进行贸易、交换资源以获得我们生存所需条件的地步。我们通过工作来做到这一点。在今天的市场上,如果我们要找一份新的工作,我们必须用电脑来申请在网站上打广告的职位。

我们必须放弃我们的代理权来使用计算机,这让我们进一步屈服于软件,但这些软件不一定是为处理我们特定生活经历的记录而设计的。一旦我们尽了最大努力填好表格,可以按下按钮,并希望得到答复。在后端的算法,由管理层和开发人员通知,然后“排序”,把我们变成数据点,接着进行评分和统计处理。

上一篇:一线|首款全国产固态硬盘控制芯片发布 读写速度500MB/s 下一篇:今日头条教育产品gogokid大规模裁员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